2018年7月10日

落實推廣無塑消費、無痕飲食 桃一炫畢業蜂做到了 文:烏頭翁 攝影:迷迭香、薰衣草和白鷺鷥


「請幫我裝在這裡」
「可是我們的飲料已經裝在紙杯了」
「那我不要喝飲料了」

這樣的對話,在我們的旅途中不斷發生。

「我們的稀飯可以幫我裝在這個便當盒嗎?」
「廚房已經都打好一盒一盒了喔!」
「那我改點這個....」


    2018年桃一團炫蜂團畢業蜂旅行,小蜂行前的共識是「自備環保餐具和水壺」。這在荒野親子團不是很基本的日常嗎?但旅途中我們能做到甚麼程度呢?

    抵達台南第一個午餐,變色龍上網找到一家便當店,據說可以加飯....對這群號稱一個人可以吃四五碗飯的「大食蜂」來說太重要了!這一餐我們決定內用,當然筷子我們用自己帶的筷子!雖然沒有白飯吃到飽,但老闆走過來說:「店內紅茶,給他們裝到滿,不要客氣」。內用紅茶有小紙杯,外帶的話用大紙杯,旁邊還有一部專業封口的機器。但我們當然是用自己的水壺裝飲料,小旅行第一餐我們就減塑、減廢成功!


    第二天早餐,我們隨身帶著餐具點餐。老闆雖然第一次看到那麼多環保餐具,而每個人點的東西又不一樣的情況。但他們立刻想到對應的方式,將餐具排成一列,就解決了如何將餐點對應到每個人餐具的難題。第二餐外食,我們又達成「無痕飲食」的目標。

第二天晚餐,我們決定到高雄一家南部知名的速食餐廳用餐。十四人來到櫃台前面點餐,我們跟店員表達要用自己的餐具裝餐點。服務人員從善如流,一一幫我們達成減塑減廢的目標。有一個小蜂忘了帶水壺,立刻決定不喝飲料了。


    到了小琉球我們淨灘後,回到民宿盥洗,離開民宿覓食已經快八點了。街上的餐廳幾乎都打烊了,只剩下幾攤賣雞排、鹹酥雞和滷味的店。我們不死心,繼續將剩下的店家掃一遍,還是沒有賣飯或是麵的店。最後我們只好到一家刈包店點餐,當然我們還是想執行無塑的用餐方式。老闆從善如流,幫我們把刈包裝載便當盒。桌上滿滿的餐盒蔚為奇觀,老闆也忍不住拍照存證。

   「你們是來淨灘的荒野夥伴嗎?」原來當地店家,有很多老闆關注小琉球的生態。行前有伙伴跟認識的店家詢問淨灘的時間,這個消息已經透過社群媒體傳播到許多小琉球店家。


    小蜂們已經餓壞了,抵擋不住熱騰騰的香氣。我們雙手萬能,當場就把便當盒裡的刈包
抓起來吃掉,連一點湯汁也沒有放過。孩子們直說:「太好吃了!」年輕老闆看我們這麼熱心到小琉球淨灘,當場給了折扣。謝謝啦!


    我們這趟到小琉球除了淨灘之外,還有一個任務是向遊客宣導減廢、減塑和無痕飲食的觀念。孩子們分組彩繪淨灘撿拾的海洋廢棄物,並製作宣導海報。有繪畫專長的孩子們延伸「海灘貨幣」的概念,自創一套減塑宣導創作。沒想到完成後排列在一起,就像幾隻活靈活現的海龜!


   我們在遊客中心練習之後,開始找遊客宣導。經過討論、整理和歸納練習,孩子帶著海報、創作和這幾天我們落實無痕飲食的照片,向遊客宣導我們在旅途中減塑的作法。經過幾次的練習,孩子們越說越流利。最後一天還把握機會,向民宿中的一個同年齡孩子宣導,播撒無痕飲食和無塑生活的行動種子!




    下午我們搭乘公車環島巡禮,我們被蛤仔灣的介紹吸引,決定下車去海邊看看。近百公尺的貝殼砂海岸線,堆積了許多隨著海浪漂來的植物根莖,而在潮線上還有很多保麗龍材質的手搖杯和大量寶特瓶和塑膠製品。一個保麗龍手搖杯或許可以提供多30分鐘的保冰時間,但不小心沖到海洋裡,估計會在大自然裡存在達數十年到數百年,直到裂解成一片片的碎片,仍然以不同的大小出現在地球的不同角落....。戒掉對身體不健康的手搖杯飲料吧!如果忍不住消暑的慾望,那就拿出自己的環保杯!無塑消費,友善地球,也是照顧我們自己的健康!

延伸閱讀連結:

在汗水中體認用過就丟的後果 – 為什麼我們支持限塑政策?
「垃圾丟到垃圾桶之後,就從此消失在這個地球上了嗎?」

保麗龍材質的飲料杯
中式早餐用自己的碗裝  飲料的話就放棄了,因為老闆都預先裝在紙杯了

西式餐點也用自己的餐具裝  飲料薯條或是漢堡都沒問題


2018年7月8日

荒野桃一親子團炫蜂團畢業蜂的愛與行動 我們在小琉球淨灘 文:烏頭翁


    歷經「加長版大怒神等級」的航程後,我們平安抵達小琉球。一下船我們就注意到碼頭內的水域漂浮著大量植物殘骸和漂流木,部分航道之外的區域,甚至是看不到水面。到底小琉球海域發生甚麼事?

    在碼頭附近有一個帶領遊客浮潛的當地居民說:「台灣只要下大雨超過三天,就會這樣啊!這幾天不可能浮潛啦!整個潮間帶像是蛋花湯,能見度太差,看不到生物的啦!」中年男子搖著頭說。


    負責活動規劃的畢業蜂,原本規劃抵達小琉球後,第一站配合潮汐要去浮潛。這下子因為連日豪雨造成小琉球海域整個被大量禾本科植物和布袋蓮的根莖殘骸包圍,這樣的情況讓我們很苦惱。在伙伴建議下,我們決定直接到花瓶岩看看海岸線的汙染到底有多嚴重。

   花瓶岩是小琉球重要的地標,位在航道不遠的地方,許多遊客到小琉球的第一個景點就是這裡。不過豪雨過後,要靠近花瓶岩得先踩過厚厚的植物殘骸,其中夾雜不少寶特瓶、保麗龍和玻璃瓶廢棄物。這些垃圾是從哪裡來的?



    桃一親子團炫蜂團小蜂欣賞完美景後,開始撿拾海岸邊的廢棄物。大量的植物殘骸要靠我們移除實在很困難,於是我們選擇先撿寶特瓶。兩個五十公斤容量的麻布袋,一下子就裝滿了廢棄物。還好附近就有一個垃圾桶,而當地的居民也協助將寶特瓶回收,讓我們可以空出麻布袋繼續淨灘。為了加速淨灘的效率,我們又現場撿了一個大的保麗龍箱,但也很快就裝滿了垃圾。在這個海岸線,我們還發現了大量咖啡色的提神飲料玻璃瓶,和不少透明的玻璃瓶,從密度和數量來看,顯然不是特例。只是不知道是豪雨帶來的?或是長期海岸線就有這麼多各式廢棄物?



   晚上到刈包豬血糕攤位覓食,年輕老闆說:「我們這裡的社群網絡知道荒野親子團的孩子要來淨灘,原本我們還想說小琉球的垃圾量不多。但這幾天的雨帶來很多垃圾,你們今天淨灘應該撿到不少吧?」確實很多啊!我們規劃淨灘活動,就是要幫忙減少海灘上堆積的廢棄物。但我們寧可找不到垃圾可以撿!我們實在很不願意看到小琉球的海岸線被那麼多廢棄物包圍。


   第二天,我們搭乘公車環島。在杉福生態廊道下車,我們隔著欄杆望向海岸線,很容易就看到大量以植物根莖為主的廢棄物,但因為下著雨,我們算好時間又去搭車往下一站,在蛤板灣下車。長達100公尺的貝殼砂海灘,一直是遊客觀浪賞夕陽的的景點,但此時映入眼簾的是潮線上堆積的大量海洋廢棄物。


    仔細觀察廢棄物的內容,大致還是以植物根莖為主,其他有椰子殼和海漂的果實。在人為廢棄物方面,則是有大量的寶特瓶、塑膠容器和保麗龍材質的手搖飲料杯。大約一個多小時的非科學觀察,我從廢棄物的標籤和品牌看起來,大多以本地產生的為主。漁業廢棄物如漁業用浮標或是漁網浮球的數量似乎比台灣北部海岸線少,但也有可能是因為我的觀察不夠全面的關係。


    荒野桃一親子團炫蜂團畢業蜂這趟小琉球之旅,原本設定是要浮潛看綠蠵龜和熱帶魚,到潮間帶觀察潮池和潛水區的海膽、陽隧足、蟹類等生物。但因為海岸線被豪雨帶來的廢棄物包圍,我們無緣下水。儘管如此,我們也在有限的時間下,利用下雨空檔完成一次淨灘。


    海洋廢棄物不會憑空消失!甚至會威脅海龜、熱帶魚或海鳥的性命。因此,我們從台南、高雄到小琉球,每一餐都自備環保餐具,我們用不鏽鋼的便當、碗或是矽膠餐具,飲用水也盡可能在飲水機取用。雖然,我們的決定有可能增加餐飲業者的麻煩,但是我們也盡可能實踐無塑的消費,感謝旅途中各店家的協助!「無塑消費,無痕飲食」我們做到了!海洋生物無法為自己發聲!我們要為大海發聲!海洋生物的心聲,桃一小蜂要用行動大聲說出來!我們規劃了宣傳行動,希望能打動更多人一起愛海洋,守護環境!(未完待續.....)




2018年7月7日

2018年桃一炫蜂團畢業蜂旅行~~一起賣饅頭的回憶 文:烏頭翁

小琉球三姊早餐店

「饅頭~~好吃的饅頭~~又白又大的饅頭~~」
「饅頭~~饅頭~~白泡泡~~幼咪咪~~好吃的饅頭~~~」

    在小琉球幾天的旅途中,孩子們不斷請我「叫賣饅頭」。老街上要喊,廟口要喊,連景點或是公車站也要來一下。後來,孩子們自己發展出「饅頭版的炫蜂之歌」集體創作...饒舌版的「白饅頭與黑饅頭的古惑仔地盤戰」....。玩到連回程的船上和聚餐,也想要一起「叫賣」一下...「一起賣饅頭」堪稱是2018年畢業蜂旅行的經典默契。
天氣不好,活動內容需要調整,面對變化難免需要調適,與其抱怨天氣,不如自己找點樂趣。我們無法決定天氣,但可以選擇快樂!然而對我而言,叫賣饅頭其實不只是一個遊戲,在嬉鬧之外,飄著的是我記憶中食物的味道....。

隨時隨地都想叫賣饅頭

    畢業蜂旅行的晚上,回到住宿的地方要先經過早餐店,幾位大姊已經在蒸饅頭。突然間「饅頭~~好吃的饅頭~~」記憶中叫賣饅頭的「廣告詞」跳進腦海。原來早餐攤已經在準備隔天要賣的饅頭、包子。

   在我成長的鄉下,有幾個空軍眷村,許多眷村裡的媽媽或是老兵,會來我家的雜貨店買麵粉,媽媽會跟他們討教製作的訣竅,然後一筆一畫寫在帳本上,有空的時候就。試著做做看。累積幾次成功或失敗的經驗後,媽媽說:「氣溫不同,發麵的時間也不一樣」。她常常說做饅頭不難,更困難的是做發糕:「小孩子絕對不能亂說話!」。如果有小孩太白目,還要問為甚麼,絕對會被她白眼。

   從小聽慣了大江南北的鄉音,也聽著老兵叫賣的聲音長大:「饅頭~~好吃的饅頭!又大又好吃的饅頭....」。我已經無法確定這樣的叫賣聲是來自成長的記憶,還是從相聲或是戲劇中學來的。與畢業蜂一起喊著「饅頭~~饅頭~~」的時候,喊出來的是回憶,繚繞在巷道和公車站的是思念。


   幾天與畢業蜂相處,我觀察到每個孩子們都有不同的特質,和個性。他們成長在不同的家庭,有著不一樣的生命經驗。我相信就像蒸饅頭:「不能急,也不能漫不經心」,只要願意觀察和等待,經過適當時間發酵之後,也要記得給予適當的空間長大。一旦鍋子裡的水煮沸了將蒸籠放上爐子後,調整好火候和時間,就有機會蒸出蓬鬆又有香氣和口感的饅頭。


    但老士官長跟我媽媽說:「醒麵的時間不能太短,也不要過久...別急著開鍋蓋,也不能一直用大火蒸,要慢慢改為中火,再改為小火」。「火太大太急,看起來饅頭是蒸起來了,但是火熄了,皮就變皺了....醒麵的時候吹了冷風,饅頭外皮就會硬掉...」

熊鷹幫手掌受傷的信天翁洗衣服

    這群畢業蜂大部分從小蟻團開始加入親子團,有幾位從炫蜂團開始,接下來孩子的身心變化,肯定經常會讓大人們目瞪口呆、應接不暇!但請記得老士官長蒸饅頭的經驗談,請記得保持耐心,多一些等待,因為「醒麵」需要時間,也要有適當的溫度和時間來醞釀。不妨先深吸一口氣開始生火煮水,備好蒸籠和適量的材火,「白泡泡、幼咪咪」的饅頭就要出爐!


2018年6月28日

守護荒野希望樹 枝繁葉茂蔚然成林 文:烏頭翁

106團隊最後一次總勘

     106年度最後一次總勘,在跨團總召綠繡眼與三團一會長帶領下,夥伴展開跨團協調,全自動順流程。沒事的我在旁邊陪著夥伴的小孩玩,開起小小的安心營。

    一個玻璃瓶,一條童軍繩能玩出幾種不同的遊戲呢?「小皮球...香蕉油...」孩子們想到了新的玩法。孩子們拿起舊舊的童軍繩玩起跳繩,兩個人一起跳...或是一個人跳...連我也被邀請加入「貼腳」,幫忙甩動繩子。這不就是實踐親子團易子而教,同村協力的運作方式嗎?總勘時夥伴們專心籌備團集會,我與孩子也很自然就玩在一起!


     回顧我承擔複式團長任務的第一年,我幾乎參加了每一次的初勘和所有的總勘,陪著新團會長熟悉跨團協調的機制。隨著桃一團運作上軌道,有時我因為參加基訓或是進階訓的服務,減少了出席場勘的次數,原來團會長們也一樣完成任務啊!我慢慢習慣了場勘照片中沒有我,慢慢習慣不用再去協調總表緊盯協調的事項...。

    跨團協調是荒野親子團運作最困難的部分,團會之間如何建立共識,減輕籌備時溝通和協調的負擔,一直是每年團隊需要磨合與互相體諒的地方。值得慶幸的是桃一團已經走過剛剛成為複式團時最辛苦的三年。如今我們已經可以在歷年的團隊共識下,穩健地運作!


     2014年荒野桃園分會夥伴一起種下希望樹,當時我在卡片上寫下:「桃一團三團一會」的心願!這樣的夢想在當年小蟻團和奔鹿團成團後已經實現。而我卸下小蟻團的任務後,也陪伴著桃一團走過難忘的三年。


    2018年的共識營,我們經過一天的腦力激盪過後,完成了桃一團希望樹!這棵由夥伴共同守護的希望樹,將會結出什麼樣的果實呢?在隨後的新年度招生說明會中,我邀請想要加入荒野保護協會親子團的家長,在「希望果」上寫上希望或是期待,請他們將希望果貼在桃荒希望樹上!荒野的生力軍們,又會為希望樹帶來什麼樣新的能量嗎?


     2014年的希望樹,是當時荒野桃園分會夥伴共同的心願所呵護滋養,經過了這幾年來風雨的考驗,希望樹逐漸茁壯,有些夥伴成為解說員,有些是推廣講師,還有幾位陸續參加兒教研習,投入環境教育推廣的服務。桃一團逐漸有能力用行動來回饋照顧我們的分會,我們在淨灘活動中,擔任引導員,或是認養擺攤活動,進行環境教育推廣。2017年的兒童營和2018年的兒童營都有親子團夥伴參與。


     而我們也發揮願力,分享我們在荒野接收到的養分,2017年桃一團烏頭翁結合了夥伴的能量,舉辦了親子團導引員研習課程「桃蟻一基」,2018年桃二團向日葵將主辦「桃蜂一基」,接下來在2019年還有桃一團夥伴薰衣草擔任培訓團長的「桃蟻二基」即將登場。

桃一團夥伴紅豆和蛙蛙(當時小蟻)的創作,桃蟻一基的主視覺

     在守護環境的行動上,桃一炫蜂團的孩子發揮勇氣為藻礁代言,參加了環保戲劇比賽,在桃園獲得第二名,代表桃園市參加北區複賽。接下來,我們知道大潭藻礁可能會因為天然氣接收站工程而受害,夥伴帶著孩子們到市政府前提出柔性的訴求。

市政府演出藻礁行動劇
環保戲劇比賽北區複賽

     面對未來,荒野將有更多能力、有意願的夥伴一起努力,共同經營這個大家庭。或許,邁步向前的過程,難免有擔憂的事情。或許,難免有困難要一起面對。但請永遠記得荒野親子團運作的核心價值是「愛、信任和支持」。因為「愛」,我們欣賞夥伴的優點,因為「信任」我們知道夥伴會找到方法。因為「支持」,我們彼此扶持,我們敢做更大的夢!


    有時候,我們會有點急,因為求好心切!有時我們會有點煩,因為家庭、工作和團務難免交織在一塊。請記得深吸一口氣,回到初衷想一想,我們有「愛、信任與支持」的夥伴一起愛與行動,有什麼困難不能克服?

2018年共識營

    總勘的時候有一個小小蟻,想要學其他哥哥姊姊爬上一堵矮牆。那面牆其實是一個比較高的花台而已,對大一點的孩子來說爬上去並不難。但對小小蟻來說可是費了吃奶的力氣,還爬不上去。我在旁邊看著他不斷嘗試,有一個小蟻還示範了他的技巧,但...畢竟腿的長度不同...他還是上不去。小小蟻沒有洩氣,還是一次又次地努力不懈。終於,他成功了!滿滿的喜悅在他的臉上擴散!

小小蟻的閉會式  兩個孩子2018年8月要加入小蟻團了

    回顧桃一團籌備過程遇過的挑戰,從來就不輕鬆。但我們就像小小蟻展現的勇氣和熱情,經過不斷練習之後,發揮意志力,終究克服了困難,完成新階段的挑戰!而更好的是在荒野我們有夥伴,我們將結合彼此的專長和特質,一起發揮行動力!困難將不再那麼困難,樂趣則是因為共享而更甜美!「荒野希望樹」已經開枝散葉蔚然成林!我們將一起用我們的愛與行動,守護這片土地!

在安全的前提下  尊重生命與自然和諧相處  

     2009年報名推師研習是我加入荒野的第一年,隨後我在2010年參與荒野長期陪伴計畫、解說員研習,然後在親子團和單車長期陪伴服務至今。回顧九年來在荒野的日子,我在親子團擔任炫蜂團月召時訂定的月主題目標「愛與行動」,至今仍然是我一直相信與守護的信念。因為荒野親子團的承擔讓我有更多學習與付出的機會,小到夥伴用心安排的支援事項,或是順手整理一個布置,都讓我感受到夥伴間能量的傳遞與擴散。

    我可以帶著孩子優游荒野,要特別感謝賢內助青竹絲。在我參與荒野長期陪伴計畫的第一個月,她曾經問我:「媽媽和姊姊都覺得當志工是不是退休後的事?」。還好,她漸漸看到我在育幼院做的事情的意義和價值,後來甚至會與朋友和家人分享我在做的事情。感謝青竹絲只有在我要出去基訓服務時提醒我:「抽油煙機應該洗了!」。很久會有一次:「牆壁該粉刷一下了」。或是...那個床和書櫃要移到這一間...。還好這些事情發生的頻率並不高...謝謝老婆。

    荒野親子團易子而教、混齡學習,在每一次回顧的團集會照片的時候,看到孩子們純真而發自內心的笑容,就是最好的回饋。而我們能做的就是將這份愛和感動,分享給更多人!


「當你發現美好的事物時,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分享給你任何遇見的人,這樣,美好的事物才能在這個世界自由地散播開來。」~~摘錄自〈少年小樹之歌〉,作者佛瑞斯特卡特

我們有愛  有行動力  畢業蜂於小琉球淨灘
小琉球花瓶岩淨灘

育成會夥伴淨灘時一起同心協力拉起大魚網




2018年6月21日

北蜂18基再出發 野草: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文:桃一團野草 圖:攝影官

創團總團長荒野藍鵲  現任總團長巒大杉帶領炫蜂呼

    18年前我以荒野解說員的身份參與北蜂一基訓練,並被期許籌組桃園炫蜂團,然而天時地利不合,這場大夢當時無法成真。沒想到上天已經聽到我的呼喚,多年後桃園親子團成團,而現在的我正寫著十八基訓心得,其間變化之大,可以證明一件事: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每每提到我曾參與北蜂一基一事,眾人總是驚呼羨慕,殊不知那一刻我內心滿是羞愧,我知道這是當年逃避責任後必須面對的感受,說實在的不太舒服,在此奉勸各位親子團的爸爸媽媽們,當團會長電話來時就勇敢說”YES”吧!這是孩子帶給你今生的最大禮物,回家還記得要感恩孩子。

桃一團參訓學員
    努力回想北蜂一基的上課內容,除了陽明山童軍苗圃營地的優美環境,有荒野藍鵲感人的簡報,還有啟發人心的自然遊戲(柯內爾的順流學習法)。當年親子團的導引員規劃是以熱愛自然的解說員為主力,對比現在的十八基,台上講師多由親子團團長即孩子的父母親擔任,可以感受愛的力量竟可以大到可以改變大人甚至一個家庭,這應是當初始料未及的美麗變化,再次證明: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北蜂18基工人合影
    十八基校長咸豐草用心規劃,首次由各團新任團長擔任導引員,講師的黃金陣容,讓學員在學習,導引員也一樣重新學習,上課充滿互動與活力,課程豐富不在話下,其中理事長劉月梅老師播放桃一團到觀音淨灘時拉漁網的畫面,看著大家努力合作朝一個方向吆喝前進,真美!最後神秘嘉賓荒野藍鵲的到來更是完美的句點,相信許多夥伴都領受到藍鵲擁抱的溫暖與當初創團的初心,只能說太幸運了。


     四天的課程相當緊湊加上講師們幾乎加碼演出,小隊時間相對壓縮許多,桃一團夥伴在活動空檔或結束時才能合影留念,也多虧薰衣草擔任攝影官,為大家留下許多感動的畫面,而烏頭翁專送的和式椅更是桃一團最好的靠背,最後一天探親團準備滿桌的食物,除了肚子感動,內心也是天搖地動,相信孩子們都看到了愛的循環。

桃一團學員與探親的夥伴

     經過四天洗腦後,北蜂十八基主題曲「再出發」旋律在腦海中不斷撥放,雖然在倉促間接下團長一職非常不安,但一想起熱情的夥伴們,一想起孩子們等著和我們一起走進大自然,我內心充滿感恩,期待再出發。

荒野藍鵲與北蜂一基的野草於北蜂18基重逢

荒野藍鵲、培訓團長咸豐草和北區總團長萍蓬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