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5日

20180930竹圍淨灘省思與行動

文:雪鴞  攝影:藍鰭鮪魚、藍腹鷴、菜頭、五月瘋

攝影:藍鰭鮪魚

     9月30 日跟著荒野親子團來到竹圍漁港淨灘,讓第一次參加淨灘活動的我,如劉姥姥進大觀園般大開眼界,對照回憶中的海天一色美景,竹圍漁港的驚奇程度絕對是「首屈一指」,這樣的垃圾量,令我嘆為觀止、內心澎湃不已!

    帶著『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決心,彎腰撿拾,舉凡針頭、打火機、吸管、塑膠碎片、寶特瓶、塑膠袋、拖鞋、安全帽、舊衣服、廢輪胎、浮球、保麗龍塊....!可以說是包羅萬象!海邊垃圾的「多樣性」,令我「嘖嘖稱奇」....在撿拾的過程中,腦海裡浮現《東西的故事》裡的一段話:「地球是個有限的星球,我們不能在一個有限的環境中,無限制地做線性消費」,懺悔之心油然而生,檢視自己的消費行為,與其購買後的斷捨離,是否應該跟自己的物質慾望斷捨離,力行簡約生活?

    在伙伴們的同心協力下,撿拾的垃圾聚成堆,站在垃圾前合照的我們,看起來好渺小;對於岸邊的垃圾來說,撿拾的垃圾,只是「九牛一毛」.........

攝影:藍腹鷴

海洋的悲歌

    這樣的垃圾量從何而來?透過伙伴們的分類與分享,海洋垃圾多是家庭廢棄物,可能是遊憩產生,或人類行為傾倒........谷歌之後發現,全台灣55座垃圾場設置於河川行水區或海岸附近,風雨一來,全沖刷到海洋........難怪海洋垃圾量那麼驚人!如果不設法遷移海邊或河邊的掩埋場,一次次的風雨,寬容的海洋只能承受這無止境的浩劫,然後「全數奉還」.......

(參考連結台灣的海洋廢棄物打哪來?)

「一日所需百工斯為備」

    帶著購物袋,走進超市賣場,日常生活必需的消費,充斥著各種的過度包裝,塑膠袋的個別包裝、一個個的廉價塑膠盒、一層層的保鮮膜......連結到最後的垃圾山......消費開始有了無力的罪惡感,很想知道,除了從上游源頭減塑,在下游消費端的我們,還可以怎麼做呢??

《東西的故事》提到:「從問題的全貌來看,才能真正開始解決問題,政府應該出面整合各個階段的人,唯有大家團結一致,才能把線性消費的系統,改成不浪費人力資源的循環系統。我們最先要拋棄的是"隨用隨丟"的心態,我們需要用行動,用"永續性"和"公平正義"來看待東西,創造另一個綠色奇蹟」!

( 參考:連結:東西的故事   )




「勿以善小而不為」

    在荒野淨灘結束之後,物質慾望的斷捨離、拋棄「隨用隨丟」的心態、消費前,先考慮東西的「永續性」,簡約生活,進而宣導減塑觀念.....就從你我做起!

FIGHTING !!!
攝影:菜頭
                                                   
攝影:五月瘋

2018年10月6日

107年竹圍漁港淨灘有感

文:水芙蓉  攝影官:藍鰭鮪魚  菜頭

攝影官:藍鰭鮪魚

     一邊是遊人如織的漁市,一邊是廣濶無垠的大海;漁市中歡聲沸騰,大海裏幽咽吐納。那傾瀉不止的海廢巨流,從左到右,從內向外,漸漸推波、淹沒!會不會,有一天,這巨流也終究後浪推前浪,不只死在沙灘上?會不會,有一天,大海可納虛空的容量,也將被無知貪婪填塞,格言不再格言?


攝影官:藍鰭鮪魚

    這是一百零七年九月荒野親子團竹圍集會的視野,也是所有荒野人的憂心。站在集會的長廊上,左右兩邊呈現的是截然不同的景象,而這奇異的拼貼,無庸國際大導的費心剪接,自然演出一部深具諷刺意味的蒙太奇,令人目不暇給,無聲而震撼。


攝影官:藍鰭鮪魚

    走在沙灘,撿拾著海岸上的各式廢棄物,滿心思考:可回收、不可回收的;似可回收、又似不可回收的……,頭昏腦脹!人們製造出各種新奇的產物,考驗著大海的吞納能力,也考驗著荒野人的分類概念。到底怎樣做環保,才能分解這難以止息的巨流?荒野人的一步一腳印,在廣大群眾的心目中,究竟是不屈不撓的勇氣,終有一日能滴水穿石?抑或是緣木求魚的傻勁,只待天憫而能愚公移山?憂慮著個人之力的淺薄,卻不願見老天傾洪荒之力來代勞,難,難,難!


     集會將近尾聲,望向那人聲鼎沸的漁市,叫賣聲依舊殷勤,市井小民卑微的生存搏鬥,無可厚非,只期待正本清源的觀念普及,才能架構未來的美好藍圖。做吧,荒野人!縱使我們忙活一陣,撿拾的垃圾仍遠遠不及市場中所製造,但宣誓的意義大於實質,拋磚引玉,尚亦可期。

    回望大海,隱隱可見,那拾海星人用力的向海一擲,終究,救活了他手上那隻可憐的海星!
繪者:雷克斯

攝影官  菜頭




2018年10月3日

2018年9月30日 荒野桃園親子一團竹圍漁港淨灘:海洋退還給人類的廢棄物 文:烏頭翁 攝影:藍鰭鮪魚、藍腹鷴、菜頭


2018年9月30日荒野桃園親子一團竹圍漁港淨灘  攝影官:藍腹鷴

    潭美颱風原地踏步之後急轉彎,籌備團隊鬆了一口氣,但怎麼雨還滴滴答答下個不停,我們的淨灘會受到影響嗎?還好29日下午天氣漸漸轉晴,讓我們對於30日的天氣有了信心!但相隔一天而已天氣會多好呢?令人期待!

    荒野桃園親子一團配合國際淨灘日舉辦的團集會,選定竹圍漁港南崁溪口順水左岸的沙灘為我們淨灘任務的地點,這是桃一團第一次到這裡淨灘。桃園分會夥伴在三月的海岸行腳活動當中,發現南崁溪右岸和左岸有很多垃圾,我們決定今年在這段海岸展開行動,為這裡的海岸大掃除。
颱風過後帶來了一望無際的垃圾  攝影官:藍鰭鮪魚

     30日一早始會式之前,先到預定淨灘的地點看一下潭美外圍環流帶來什麼?!一眼望去,大海將垃圾都還給人類!沙灘上佈滿大量的寶特瓶和保麗龍!桃一團鹿蜂蟻聯團混編的小隊,在導引員陪同下進入沙灘,還有翔鷹籌備團的小鷹協助進行攝影紀錄。

「哇!保麗龍也太多了!有史以來最多」
「太誇張了吧!怎麼這麼多寶特瓶!」

大海退還給人類的保麗龍  攝影官:藍鰭鮪魚

    海岸高潮線上堆積了滿滿的保麗龍和寶特瓶,比起初勘總勘的垃圾量多了幾十倍之多。場勘的時候還擔心250個人一起行動,垃圾很快就能清乾淨!現在看到的局面,恐怕是再來淨灘兩次也沒辦法清乾淨吧!

奔鹿團小鹿負責按照ICC表登記     
攝影官:藍鰭鮪魚

    小鹿哥哥姊姊帶著蜂蟻弟弟妹妹分成混編成12個小隊,育成會的夥伴也集中火力清除靠近河口方向的灘地。看到這處海灘堆滿廢棄物,是近年來少見的盛大場面,大家都嚇傻了!大家手邊的袋子很快就裝滿了!尤其是體積龐大的保麗龍碎片,放進袋子裡很蓬鬆。想要直接用手拿,又覺得力不從心!負責ICC表登記的小鹿們,請小蜂小蟻分辨出項目和數量,再登記後丟進回收物和不可回收物的袋子。

    除了保麗龍和寶特瓶之外,沙灘上還有大量的塑膠拖鞋、安全帽、玻璃瓶,以及大量打火機。荒野保護協會今年將塑膠吸管列為監測計數的重點。沙灘上清出了很多塑膠吸管,很多人還檢到了帶著針頭的針具。

     2018年新家庭當中,有很多人是第一次參與淨灘活動。看到沙灘上的垃圾和海洋廢棄物,都很震撼陷入沉思。「這裡是孕育海洋生物的海洋嗎?我們到底對大海做了甚麼?」

攝影官:藍鰭鮪魚

    夥伴輪流抓起吸管拍照,展現面對吸管濫用問題的決心!不只是吸管,海岸上大量的保麗龍是哪裡來的呢?幾個小鹿和小蜂在竹籬笆旁發現兩個半埋在沙地裡的巨型保麗龍!孩子們決定要把圓柱形的保麗龍挖出來!雖然沒有工具,但他們圍成一圈,分頭徒手挖,終於將保麗龍挖出來了!

孩子們看到埋在沙子裡的大保麗龍下定決心要挖出來  攝影官:藍鰭鮪魚

     夥伴在沙灘發現了一個輪胎!重重的輪胎,應該不是溪水沖下的!?那它又是怎麼會跑到海邊呢?幾個小蜂小蟻和導引員一起去搬輪胎,一個不夠,再來兩個,兩個不夠再來三個!在大家協力下,抬起了輪胎!但是突然來了一陣浪,有一個孩子腎上腺素分泌,竟然一個人就把輪胎帶回來了。
攝影官:菜頭

    淨灘時間進入尾聲,大家腳邊還有很多保麗龍、寶特瓶和各種海洋廢棄物。夥伴合力將垃圾集中,從淨灘的成果來看,這樣的垃圾量真的讓人很有成就感!但是我們看著更多沒有辦法清乾淨的垃圾,心中就覺得很沉重!

桃一親子團淨灘劇場  影官:菜頭

    育成會在淨灘後,育成會月召和菓子安排了一齣戲劇「淨灘小劇場」,邀請夥伴分別飾演寶特瓶、塑膠袋、攤商、爸爸、媽媽、樂樂(小孩)、牡蠣、河流、醫 生和旗魚。隨著劇情發展,垃圾經過海洋的旅程後,進入食物鏈,最後回到人類的餐桌上。這齣戲與過去信天翁寶寶吃下大量塑膠垃圾的戲劇,最大的差異在於塑膠垃圾因為沒有處理好,最後透過食物鏈,影響到的還是我們自己。我們希望育成會的爸爸媽媽們,在下午參觀魚市場的活動中,認識聰明吃魚的觀念,學習選擇環境負擔比較小的海產。

桃一親子團淨灘劇場  攝影官:藍鰭鮪魚

    小蜂在市場的時候,使用自己隨身的環保餐具和保溫瓶進行無塑消費。小鹿則是在翔鷹籌備團的哥哥姊姊指導下,在竹圍漁港進行「五元救地球之100間環保友善商店」推廣活動。我們希望透過引導,在淨灘後省思,然後可以在生活中做出一些對環境更友善的選擇和改變,畢竟地球無法為自己發聲,我們就是行動與改變的關鍵!

攝影官:藍鰭鮪魚

※淨灘後記:
從初勘到總勘,海灘上的垃圾分布一直變化著,數量也有變化。9月30日當天,靠近海浪的沙灘很乾淨,超乾淨的!如果只看那邊被浪水淘洗過的地方的話...。但往高潮線的方向...遍佈著滿滿的保麗龍、寶特瓶,還有很多安全帽拖鞋和漁業廢棄物...。大海將我們沒有處理好的廢棄物,全部還給我們了!有些利息還會送到我們的餐桌!


別讓海洋笑我們髒  攝影官:藍鰭鮪魚

攝影官:藍腹鷴


2018年9月10日

單車長期陪伴 17公里海岸線協力.單車之旅

文:烏頭翁  圖:豆豆龍  山棕



「今天是我最開心的一天」剛剛認識的男孩跟夥伴說。
「哥哥,這邊有一隻螃蟹,快來看」兄弟檔分享著發現的喜悅。

氣象局預報中午過後降雨機率90%,陰短暫雷陣雨。心想至少上午還能騎吧!與夥伴會合後,到了遊客中心。一片烏雲飄過來,天色變暗了,雨絲飄落,而且還有越來越大的跡象...不會吧...早上桃園還有藍天啊。這...腳踏車已經就定位,夥伴也從台北和桃園來到新竹集結,難道今天不能騎車了嗎?

看著灰黑的天空和來勢洶洶的大雨,夥伴拿出手機開始查詢新竹地區的雨天活動。天啊!完全不想面對!

雨停了  我們出發了

「烏頭翁!我今天沒有帶腳踏車!」孩子們穿著雨衣,戴著單車安全帽,從停車場走過來。雖然淋著雨,每個人都還是很興奮。看到租車店滿滿的車子,七嘴八舌交換情報討論著等一下要騎甚麼車子。

雨持續下著,觀景台因為漏雨而長期封閉,原本想用來打發下雨時間的短期方案也沒有著落了。該啟動雨備了嗎?還好,烏雲漸漸離開。雨有變小的趨勢了!孩子們又開始挑選要騎甚麼車!

單車社團第一次騎協力車上路


「我要騎協力車!」
「我要一個人騎!」
「我們一起騎協力車好不好?」

    有幾個孩子對協力車充滿興趣!有幾個則喜歡一個人騎!七嘴八舌過後,社工老師們計算著租車預算,總算確定了孩子們各自喜好。三輛協力車,七輛腳踏車,還有夥伴們自己帶來的單車,一行人浩浩蕩蕩出發了!安全提醒的時候,雨好像又變大了一點。能騎多遠算多遠吧!大家都做好了淋雨的心理準備!


邊騎車還能邊用望遠鏡...這個只有騎協力車才能辦到

     印象中這是藍迪小鹿向前衝單車社團,第三次來到新竹騎車。但三次孩子都不一樣,所以都算是第一次!大隊人馬轉了幾個彎,繞過好多個積水的小水池。還好雨停了!在一處紅色水管的造景旁,我們停下來集結。騎協力車的三組人,晚了兩三分鐘才抵達。我們才上路兩三公里,孩子們就體會到協力車和單車的不同,以及...合作和溝通的必要性...。



「好累啊!協力車怎麼這麼難騎!」兩人組的協力車,累歸累,但同心協力下,氣喘吁吁抵達休息點。

「XX,都只會說人家,你又怎麼樣...」四人協力車,顯然已經出現一些矛盾。
「OO,你才怎麼樣啦,你最厲害啦...」兩個人不斷碎念,互相抱怨,雖然都刻意壓低聲音,但聽得出來兩個人的怨氣。

我們才上路十分鐘啊!接下來的幾十公里該怎麼辦呢?

「不然你們哪一個人換車吧?!你們考慮一下」我說。兩個國中生繼續苦著臉練嘴皮子。
協力車讓孩子們有機會一起分工合作,努力向著同樣的目標前進。但比起一般腳踏車,車子的重量,加上兩個人或是四個人的體重,如果有人沒有幫忙,前進的速度和效率就會受到影響。

曼波魚和JIM

「好多鳥啊!」拿出望遠鏡,我們觀察著海邊的鳥群。
「我只看到幾隻白色的鳥啊!」
「底下啦,白色鳥的腳邊有好幾百隻胖胖的、圓圓的,但很矮的...」水鳥有保護色,沒有仔細看,會以為只是一顆顆石頭,但其實都是可以飄洋過海的堅強水鳥。

「哇!真的好多啊!」



「協力車不好騎!你們要學會合作!」出發前我提醒想要騎協力車的孩子們,協力車通常都不怎麼好騎,但也會有不同樂趣,你們如果選擇了騎協力車,就會經歷好玩的部分,也要承受一些挑戰。

     在老師調動組合下,車隊重新出發。有些孩子繼續騎著自己挑的單車,怎麼說都不想換車。有些人則是願意換輛車騎騎看,感受一下騎協力車的樂趣...或是挑戰。


灘地尋寶趣

     我們在金城湖停車,幾個孩子們爬上河堤走向灘地,看到了招潮蟹和海蟑螂,還有停在在紅樹林上休息的夜鷺。孩子透過望遠鏡,發現著不同鳥類的特徵。有些孩子則是專心搜尋著石縫和灘地間的螃蟹。老天爺很疼惜我們,天氣有越來越好的趨勢!

「我覺得這裡好安靜!」過慣了團體生活的孩子,聆聽著自行車道旁邊的鳥鳴,一邊讚嘆著。
「好多蜻蜓啊!它們在跟我們比賽嗎?看它們比較快,還是我們比較快!」
「你們知道嗎!有些種類的蜻蜓和蝴蝶,可以穿越幾十公里幾百公里的大海,到別的國家!很強吧!」

   單車在自行車道間穿梭,路過了幾座彩虹橋,很快肚子就咕嚕咕嚕叫了!怎麼時間過這麼快啊!感覺才上路不久,就已經中午了,我們離開自行車道往香山區的街道覓食。浩浩蕩蕩的車隊進入街道,有一種從自行車天堂,誤入都市叢林的感覺,我們連要找個地方停三輛協力車都不容易。還好餐廳旁邊有一間周六公休的冰店,問過老闆後,我們借用她店前停好車用餐去。

     吃飽喝足,我們又回到自行車道。今天有沒有機會騎完17公里海岸線呢?孩子們重新組合,有些人成了協力車駕駛,有孩子一直是協力車的主要戰力,服務著弟弟妹妹。有幾個騎單車的孩子,戰鬥力十足奮力向前。我從後面看著一個幼兒園就陪伴著的男孩,幾年下來,他現在已經讀小學六年級了!雖然體型偏瘦小,但技術還不錯,騎起淑女車架式十足。

    經過一番努力,我們穿過了綠色隧道,來到一個廣場。這時已經退潮了,放眼望去整個灘地都是密密麻麻的招潮蟹,還有許多彈塗魚,稍微靠近一點,整個灘地就騷動起來,招潮蟹們衝回洞穴,彈塗魚則是展現了凌波微步的功力,快速往潮池另外一頭飛奔而去。灘地上的螃蟹大軍,吸引孩子們的目光。夥伴教孩子找一塊石頭坐著,耐心等待螃蟹探頭。不久之後,螃蟹白色的腳先露出來,眼球跟著探出來,觀察著灘地上的動態。稍有震動或是移動身影,小螃蟹就又溜回洞裡。

「有啊!出來了!」孩子壓低聲音,用眼神和手勢分享他的發現。
「我這邊有一隻螃蟹...好神氣啊!螯都比身體還要長了!」
「這隻也太好笑了!跌倒了爬不起來!這個螯好看不好用啊!」


    有幾個孩子被彈塗魚吸引,獨自追逐觀察著它們。還有幾個孩子,想方設法抓到螃蟹,要給海堤上的老師和志工看,分享他們的喜悅。他們還用磚塊圍出一個小小的擂台,說要讓螃蟹們格鬥。午後剛好碰到了大退潮,我們在灘地邊進行自然觀察。有一個小女孩看到別人不斷找到螃蟹,她也好想抓,卻又害怕被夾到。於是她轉而去找灘地上的螺。一隻兩隻...她很快就找到了好幾隻「燒酒螺」。原來「燒酒螺」真的是一種螺啊!



    看看手錶,我們該回程了!孩子還在灘地上玩耍,欲罷不能。一直不敢抓螃蟹的女孩,在灘地上跑來跑去,竟然抓到一隻彈塗魚。她很努力爬上海堤,給大家看她的成績,再把彈塗魚送回去灘地上的潮池。

    回程的路上,我們又在客雅溪口的小港口邊停留。豆豆龍鼓勵一個孩子挑戰自己,擴大舒適圈範圍,一起去泥灘上自然觀察!踏上泥灘地應該是許多孩子的第一次吧!要跨出心理上的障礙真的很不容易!但是只要願意探索,這世界還有很多很多的可能!


    歡樂時光過得好快,這一天沒有如氣象局預報下大雨,反而還有一段時間出了太陽。回程的逆風,增加了一些難度,但孩子們還是戰鬥力十足。回到遊客中心還車路上,滿天的大型風箏吸引孩子們的目光。這一天是國際風箏節,各地的風箏好手,在新竹著名的風勢助攻下,施放大型風箏。有水母造型,有蝌蚪,還有許多恐龍和青蛙。另外也有卡通造型的人物,和看不出是埃及豔后還是冰雪奇緣女主角的大型風箏!滿天的風箏有如在歡送我們!為我們今天的旅程畫下美麗的驚嘆號!

※感謝夥伴JIM、曼波魚、山棕、豆豆龍和烏頭翁的陪伴!孩子們的記憶銀行裡,因為您們而有了新的感動!

P.S  孩子問:有一個很高的大哥哥  這次怎麼沒來....

        有一個孩子問:根 和根嫂這次會來嗎....






2018年8月24日

【憶‧舊分會】2013年8月23日荒野桃園分會搬家那一夜 文:烏頭翁


      下著雨的夏夜,風涼雨冷彷彿入秋,過了這一晚荒野桃園分會要搬家了。

        桃園分會這四年多蓬勃發展,會員人數快速增加。從小桃子、推廣講師、定點解說、棲地、節能、兒觀、成觀、長期陪伴到炫蜂團,每一次志工培訓,桃園分會都凝聚更多力量,結合更多志同道合的夥伴。

豔紅廳  召開解說員、兒童營、長期陪伴等各種籌備會議的好地方...

        四年來荒野桃園分會在半夏分會長帶領下,持續穩健茁壯。由於鄰房拆遷以後,動搖樑柱,會議室有了結構上的疑慮,加上房租已經到期,半夏瀏覽上千筆租屋資訊,挑了一個良辰吉日決定要搬家了。



        要離開這個四年來陪伴大家成長的德育路分會,相信四年來一起打拼的夥伴們,都有一些不捨。但是為了更充裕的上課空間,更方便的停車條件,更安全的無虞的房屋結構和空間,我們要搬家了!

        搬家前最後一夜,徒步穿過德育路的巷弄,正好看見分會長半夏和秘書出門,要去布置九解相見歡的場地。荒野桃園分會,在823的晚上,仍然有新的力量在醞釀,在熄燈與開燈之間,荒野桃園分會正要跨越黑夜,迎接朝陽。

15觀2012年9月於鹿子廳  正榕開示:如何尋找你生命中的祕密花園


        搖搖欲墜、曾經快要解體的老宿舍,2009年在荒野前輩整頓下,變成一個充滿野趣又富人情味的園地,充滿家的感覺。隱藏在中壢市區的巷弄裡,紅磚牆上總是長滿了蕨類,好荒野的感覺。在那一年我加入荒野,幫忙敲過牆壁、敲過木裝潢。大家輪流敲掉那堵廚房和餐廳之間的窗台,整理那間後來被稱為小巨蛋的閣樓.....



        小廚房曾經飄散著詩經植物料理的香氣.....曾經烹煮過長陪全國共識營的鹹湯圓、土鯽魚。小廚房前四號的階梯前,北風在炫蜂團成團前兩天,開始煮一百多顆茶葉蛋.....。在那間冷氣會自動關機的會議室裡,有一次會務會議中,宣布桃園分會要籌備炫蜂團。

桃一炫籌備團相見歡

        在小廚房旁邊的會議室裡,陽光美少女和長期陪伴的團隊一起開會,籌備第二年的長期陪伴......

        曾經廁所旁邊那扇窗,只有圍著一層薄薄的簾子,上廁所的時候,還會傳來隔壁的人談笑的聲音......


        曾經好幾次長期陪伴、兒童營要出隊的日子,三更半夜朱槿還在分會加班,趕都趕不回去

         曾經根和豆豆龍,不斷答嘴鼓辯個不停.....木頭大哥總是容忍我們開他是地主、收租金的玩笑....



        那一年石頭老師,加入桃園分會,啟動荒野參與藻礁保護議題,連續兩年,荒野加入藻礁健行的籌辦工作.....




        在每一次開燈和熄燈之間,在每一個原則和細節的討論當中,多少荒野辛酸血淚,多少歡樂笑聲,在這裡迴響!德育路8號會議室的燈火最後一次點亮,最後一次熄滅。荒野桃園分會要搬家了,我們要換個地方一起逐夢!夥伴們,該上工了,點亮每個人心中的熱情與行動,我們是愛與行動的炫蜂團,我們要換個地方一起蜂狂!



         五年後,荒野桃園分會19周年分會慶在大溪傳貴舉行,老夥伴新成員聚在一起棲地營造,一起聊天。老夥伴歡喜相見:「你還在這裡!」「你也是啊!」「一起, 一起,還要一起去出任務啊!

         這幾年,親子團從一個團長成兩個複式團了。兒教群組經歷一期二期,蓬勃發展不斷發展進階課程,夥伴充滿了活力和求知的慾望。推師群組也積極招生,準備第九期的共學...解說員群組也播下種子,在各地都有新芽成長茁壯。長期陪伴群組,在結束藍迪兒童之家四年的陪伴後,歷經三民國小的服務後,現在持續在富台國小帶著弱勢兒童親近大自然。而育幼院的單車社團,發展自藍迪的服務,夥伴從2010年至今,仍然「荒野有愛  樂在陪伴」。

        荒野牽起這個緣份,是我們聚在這裡的原因。我們喜愛的大自然,有些在我們守護下一直欣欣向榮。有些地方則是面臨了很大的危機,要靠大家一起為它代言與行動。好久不見的荒野夥伴,我們還要一起愛與行動,經歷更多精采!因為我們的初衷不變,我們一直都在!







荒野理事長劉月梅  副理事長柯典一


荒野桃園分會19周年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