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3日

【北蟻十基】我為什麼參加北蟻十基? 文:珊瑚


    為什麼參加北蟻十基呢?

    只是一個單純的想法,我想知道--我能為這團隊做些什麼!

    從去年8月第一次參加荒野親子團的團集會,至今也有半年的時間了,主要是因為孩子們喜歡,所以我們家長也全力配合。每次去都很感激有團隊伙伴的奉獻,讓孩子在每次聚會中都得到別人的幫助和支援,讓我也想用自己小小的力量幫點忙。於是,就在先生的鼓勵及支持下報名了北蟻十基。

    在參加基訓前心裡一直很不安,直到一月六日當天,我在毛毛細雨中到達長坑國小,走入校門口前往操場,穿過蟻十基團隊精心打造的時光隧道,也讓我穿越時空,找回了打彈珠、踢毽子、跳繩的那個八歲的自己。



     課程中有很多是自我覺察及心靈成長的部份。第一天月梅老師一開始所提到的愛是用心去感受並提到與孩子要平高,不要讓孩子有壓力。這與第二天烏心石老師帶我們以不同高度去觀察自然物,這時讓我領悟到了月梅老師說的為何要與孩子要同一高度了,原來不同的角度所看的事物是完全不同的。

     一階的夜晚下著雨有點寒意,大家矇眼進入樂山的禮堂及在樹林裡探索,那時我並不害怕,因為我知道有夥伴在身邊,所以讓我有安全感。這也讓我領悟到陪伴對孩子的重要性。課堂中有動有靜,每位講師都分享了許多的經驗。萍逢草老師說的從小培養好習慣,給予好能力及多讚美,不要批評別人等。水社柳老師提到的薩提爾的冰山模式─我們看到的冰山其實並不是全部的的冰山。水平以下的感受、期待、渴望及自我揭開冰山才能看到真正的自我。以及母老虎老師提到遇到不同情況的小蟻要如何怎麼處理。巒大杉老師提到的開啓孩子的感觀還有認得我們的初心…..

    上完這些課程,心中滿滿的感動與收穫。而這些感動要實際付諸行動才能更有意義。

    課程結束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蹲著和孩子說話,並多多讚美他們。他們也感受到我的改變,手放在肚子上向我鞠躬說:謝謝媽媽與我們一起成長。這時眼淚快奪眶而出了。



    第三天及第四天課程是實務操作,讓我們更能了荒野實際操作的情形。原來我們和孩子每個月只參加團集會一天,但是團長、導引員及其他伙伴們為了要讓小蟻們透過活動接近自然並對了解環境守護與責任,必須要花相當多的心思才能設計出這些活動。


    最後,在受訓的過程中,,真的非常感謝蟻十基團隊的所有伙伴給予我們的教導和無私的奉獻,犧牲自己的假日來為我們打造一個良好的學習環境和課程內容。「蟻終為始」基訓的終了並不是結束,,而是未來任務的開端,,希望自己能和最初給自己的期許一樣,開始能為團隊貢獻自己的小小力量。



     許多在受訓期間的感動,實在很難以用文字或言語去完整傳達給其他人,只能說真的十二萬分的推薦其他還未受過基訓的伙伴們也加入我們的行列,讓這份感動能一直延續下去。

    自從加入荒野後孩子慢慢成長學會獨立,照顧他人,愛惜自然,這要感謝荒野。

    我有機會參加基訓得到了許多的寶貴的知識及內心成長,這也要感謝荒野。


 

2018年1月22日

【桃蟻一基系列之六】桃蟻一基同學會 北蟻十基傳遞愛的能量 文:烏頭翁

桃蟻一基同學會

   桃蟻一基結訓至今九個多月了!如果追溯到籌備正式發起,邀請第一個講師的那一刻,則是已經過了一年多!歷屆基訓牽起的緣分,牽引著我們在桃蟻一基協力陪伴學員。然後,我們又帶著桃蟻一基得到的養分,聚在北蟻十基一起陪伴新一期的學員。

桃蟻一基工人攝於北蟻十基探親

    我很愛看著這些美好的緣分聚合,然後擴散開來的漣漪。每次在基訓時,聽到曾相遇的學員、工人的回饋,或是彼此分享最新的消息,我都覺得感動。北蟻十基一階的時候,雨下個不停,雨水打進了生態池裡,並沒有消失,它化為了漣漪擴散出去!而每次基訓就像生態池,有著大家滿溢的感動,然後流經廣闊的荒野大地,匯入充滿愛的大江大海!


    有幾個夥伴談起了在親子團擔任導引員的甘苦,或是承擔分團長的心情。我大部份同意了!哪有承擔是簡單的!?但為什麼我們不畏艱難挺身向前呢?因為我們認同荒野和親子團的價值,所以我們想要讓這份美好和感動延續下去。而想要美好發生,需要整個團隊,需要每一個家庭的認同感,發揮行動力一起行動,共同分工,共享成果!



    我在2015年寫下的「傳遞感動,延續熱情」八個字勉勵團隊,也作為自己能量低落時,提醒自己的座右銘。在小蟻團長卸任後,我接下了複式團長的任務。而在總團的信賴下,託付了培訓團的任務。 如果我說這段荒野親子團的旅程,不曾覺得疲累,那是不可能的,但我,以及每一個同行的荒野人,為什麼繼續結伴同行?我想就是「感動」吧!  有感動就會想要傳遞感動,然後熱情就延續下去了!



   在荒野親子團的服務當中,我陪著許多團長和導引員,一起同行!旅程中,難免有波折,但我不曾給自己太大的壓力。我陪夥伴釐清問題,然後結合夥伴的專長和特質,完成任務,享受過程中大家加入的心意。

桃蟻一基流水小隊

    我知道很多夥伴,接下來承擔了導引員,或是副團(會)長。有些夥伴承擔了團長或是會長,請記得烏頭翁的祝福:「放輕鬆一點,沒有甚麼是百分之百完美的」!但只要我們檢視過我們的初心,然後樂在其中,感謝夥伴,欣賞我們所擁有的!那麼,我們已經擁有了全世界最棒的禮物!那就是感恩和惜福的能力!

育三基大地小隊(一階)

育三基大地小隊(二階探親)


   桃蟻一基落幕後,工人學員和講師繼續下一段荒野人生的旅程。我們在北蟻十基開了同學會。雖然大家只是開心地拍個照,隨著快門凍結的笑容,卻讓我們獲得更大的能量,彷彿拍個照,又獲得了每個基訓當下傳遞的能量!愛在荒野流轉,就是我那麼愛親子團基訓的原因!基訓是最多能量和感動不斷匯聚和流動的地方!你感受到基訓魔力了嗎?!對我來說,那就是每一個開心的笑!一個個八歲小蟻般的笑容!


    在荒野親子團的路上,我們帶著勇氣前行!我們傳遞感動,延續熱情!我們用愛與行動創造出更多的感動!每一個漣漪都來自小雨滴,涓滴的細流,都匯入大海!荒野的旅程,因為有你有我,所以我們愛在荒野,樂在親子團!預約下一次荒野同學會!不見不散!





2018年1月15日

當石虎被認成花豹 野生動物路跑不只是路跑 文:烏頭翁 攝影:暗光鳥、烏頭翁

荒野保護協會桃園親子團志工台灣黑熊宣導守護棲地的重要性  攝影:暗光鳥

「妳要去參加花豹路跑嗎?」
「這是石虎啦!」

「這不是豹貓嗎?」
「這是石虎啦!」

    瀕臨絕種的石虎,被誤認為是花豹,這不是虛構的笑話,而是確實發生的真實事件。但這不能怪朋友不認識這個珍稀的物種,而是我們普遍對於台灣的生態太陌生。而石虎其實曾經廣泛分布在台灣的淺山地區。當石虎被認成花豹,顯示的正是野生動物路跑可以發揮的附加價值不只是路跑而已。

    台灣有貓科動物嗎?有些人會想到據說已經絕種的雲豹,而另一種呢?(附註一)台灣確實有原生的貓科動物,但已經瀕臨絕種,牠是石虎。科學家估計台灣地區石虎族群數量估計只剩下500隻以下。(附註二)

台灣生態豐富而多樣  相互依存  攝影 :烏頭翁

     荒野保護協會獲邀到國家地理雜誌舉辦的野生動物路跑(Leopard Cat Run)活動設攤,活動地點在石門水庫,因此桃園分會評估後,由桃一親子團接下這次任務。

    路跑活動工作人員在五點進場布置,也就是說夥伴必須在清晨四點就要出門了!感謝荒野親子團夥伴台灣黑熊、暗光鳥、白鷺鷥、美人魚,以及分會秘書詩穎等人響應,在月色中帶著小蜂黑面琵鷺、信天翁和小蟻殺人鯨出席服務。原本也要響應的貓薄荷一家因為感冒而告假。

    五點荒野夥伴陸續抵達南苑公園,布置場地時天色還是暗的,氣溫大約只有十度。但是夥伴熱情不減。漸漸參加路跑活動的跑者也來到會場,等候起跑的時間到來。

「搶救石虎棲地行動」  攝影:暗光鳥

    荒野夥伴在攤位上,邀請民眾透過三個生態遊戲來關心石虎的生存危機。第一個生態遊戲是「搶救石虎棲地行動」,參加的民眾化身為勇士,任務是打倒威脅石虎生存的「大規模開發建設」、「路殺」、「陷阱」和「農藥」等目標。
 
搶救石虎棲地行動道具上的石虎下載自特生中心提供的照片
路殺宣導照片創作者為野生動物追思會
怪手照片下載自中央社報導

特此一併感謝協助這次環境教育圓滿

     第二個遊戲是「生態保衛戰疊疊樂」,參與者輪流抽起象徵生態系的道具,並往上堆疊,直到道具因為任一方的動作而失去平衡倒塌。我們希望參與者能體會到生態系眾生與環境之間息息相關,互相影響的情況,稍有不慎就會傾倒瓦解。

生態保衛戰疊疊樂   攝影:暗光鳥



    第三個遊戲是「石虎拳」。兩個玩家面對面,猜拳後輪流出拳,做出「石虎」、「建設」和「路殺」的手勢,當對手和喊拳的人做出相同手勢時即可分出勝負。這三個生態遊戲,都呼應荒野保護協會的守護棲地宗旨和目標。我們希望透過環境教育來帶領更多人珍惜我們的生態,一起關心環境,願意為環境而開始行動。

石虎拳    攝影:暗光鳥

    許多人參加這個以石虎為主題的路跑活動,是為了精美的獎牌而來。另外還有機能運動服,頭巾或是腕帶。也有不少人是第一次聽說台灣有石虎這樣的物種。但也有小跑者主動跟我分享:「最近新聞有報導,八卦山發現石虎,可惜已經死了!」

    有些人看過石虎,但與石虎的第一次接觸是在路殺的現場。隨著淺山開發,道路隨之通往山林,喜歡居住在原始林地和草叢交界處的石虎,屢傳遭到車輛衝撞死亡。這是許多人與石虎的初次相遇,但遺憾的是它們的心臟已經停止跳動。

    大型的路跑活動,難免引發環保人士的質疑。但透過活動來進行觀念宣導,卻有機會觸及更多族群。我觀察到很多人因為這次路跑而認識了石虎!相信也有不少人因為他們的朋友參加了這次路跑而間接發現了看板上奔跑的石虎,或是獎牌上的石虎。但還是有關心石虎保育的生態界朋友,在活動之前質疑這樣的路跑活動,是在「消費」石虎,對於石虎的保護沒有實質的貢獻。愛之深責之切,但仔細思量,如果沒有這樣的機會,是否連讓更多人認識石虎的機會都沒了?

國家地理雜誌野生動物路跑鼓勵自備飲用水並使用杯夾(攝於終點)   攝影:暗光鳥

    我在活動現場,觀察到活動主持人姚姚 Alicia很用心介紹石虎的生態和危機。荒野保護協會志工,桃一親子團的黑熊夥伴,也在活動舞台上,邀請民眾夜間行車時放慢車速,以免撞傷石虎或是其他夜行性的生物。而在活動的網頁上,也看到了主辦單位,多次介紹石虎的生態,並呼籲參賽者選購友善石虎的農作物。其他的努力諸如鼓勵民眾自備飲用水杯,或是使用杯夾重複使用紙杯,減少廢棄物。而值得肯定的是活動現場,也沒有布置過多的旗幟。

    當石虎被當成花豹的時候,是台灣生態教育的缺憾,和需要努力的課題,有更多人一起認識石虎,關心我們的環境,石虎和中華白海豚等瀕危的物種才能保有一線生機。

知道石虎和家貓的不同嗎?  攝影:暗光鳥

附註一:據說台灣曾經有雲豹,但另有一說,雲豹並沒有確實存在台灣過的證據。毛皮可能是透過貿易管道而來。研究團隊曾花13年設置1500台自動相機和氣味陷阱試圖尋找雲豹蹤跡,但最後宣告沒有發現。
附註二:這是研究學者估計的數量,是以「棲地模擬」的方式推估。

環境資訊中心文章分享
台灣石虎保育紀錄片獲國際肯定 棲地維護最重要 石虎保育回顧:關注我們身邊的台灣貓科動物


特生中心影片連結(休士頓影展中,獲得最高榮譽的白金獎)  
大地的孩子-小石虎返家之路
 
生態系交互影響  牽一髮動全身  攝影:暗光鳥

國家地理雜誌野生動物路跑主持人姚姚 Alicia到荒野宣導攤位與民眾互動   攝影:暗光鳥


2018年1月2日

笑看雲海 心開了,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文:烏頭翁 攝影:暗光鳥 海風 烏頭翁


    2017年12月31日清晨五點多,與露營的夥伴相約要到觀霧去看日出。起床時,感覺濕氣好重,整個營地霧氣壟罩,幾公尺外就已經一片白茫茫。心中滴咕著這樣的天氣會有日出嗎?

「既然起床了,我們出發吧!」夥伴們很快達成共識。

     點亮車燈,穿梭在迷霧森林,雖然伸手能見五指,但能見度真的好差啊!在濃霧下行車,光是全神貫注還不夠,還得不時放慢速度確認一下路徑。

    「到底接下來該右轉還是左轉啊?」濃霧中連路邊的白線都失去蹤影,被落葉緊密覆蓋。偶而車燈照亮路邊圓形的反光板,是行車最好的提示!

    就這樣我們一路在霧中行車,一邊想著:「怎麼可能有日出啊?」

「呵呵,這種天氣怎麼不睡飽一點!」






    「雲海!」夥伴從樹林間看見了一片雲海,我們穿越了雲霧繚繞的森林,來到比雲霧更高一點的山林,天色亮多了,剛剛好讓我們看到雲海。

     是雲海!但是樹林太密,雖然確定是雲海,但沒有適合的角度拍照。「再前進一些吧!」

     繞著山轉了好幾個彎,雲海還是半遮半掩,若隱若現,讓人歡喜又期待,懊惱又擔心。




「哇!這個角度好棒!」我們在一個路幅比較寬的地方停好車,那裡也正好是最佳的觀賞點。在陣陣驚呼中,我們看到了陽光正從山邊射向雲海,將雲海染成一片金黃。這是比日出更難得的雲海景觀啊!

好冷啊,準備要拿瓦斯爐煮水禦寒了  攝影  暗光鳥

    在不到十度的低溫中,我們看著陽光逐漸照亮整片雲海,心情在興奮中,又充滿感恩。就算來不及看到太陽從山後面跳出來的景觀又如何?我們已經看到了陽光雲海!

    同行的夥伴,也在觀霧看到了日出,透過了群組,分享彼此的喜悅!回程的路上,我們再一次被不同角度的雲海吸引。已經12點多了,雲海仍然壯闊!遊客們紛紛停車拍照。

 

    再次踏上回營地的路上,我們又被雲霧圍繞,能見度仍然很低很低,需要放慢腳步確保安全。山路百轉千迴,不知道甚麼時候能穿過雲霧帶啊?這時陽光穿透樹林,有幾十束光照進了眼簾。

「美極了!」

「有嗎?我這邊怎麼沒有看到?」車子稍微動一下,光影又出現變化。


    「有呢!原來穿透樹林的陽光,如果剛好被樹擋到,就無法看到全貌,我們雖然同享一片森林,卻因為些微的角度差別,感受到不同的景象!」。

    拍完照繼續前行,我們開始擔心了!這樣濃重的霧,該不會把營地緊緊包覆著吧?果然,回到營地時發現,整個營地還是被濃霧壟罩,天幕上的水滴匯聚,已經累積出好幾攤的水塘了!帳棚上也滿是水珠。看來今天天氣不太好!

    念頭一轉,如果沒有濃霧,怎麼會有雲海?如果我們沒有懷抱希望,勇敢出發探索,又如何能看到雲海和日出的美景?如果不是一行人分別在觀霧和路上,又如何能拼湊出這一天的精采?這時我們雖然被濃霧壟罩著,但內心卻很感恩:「只要濃霧還在,山上的遊客們,應該還可以看到雲海呢!」。

    人生就像看雲海!有時我們被雲霧壟罩,感到無助、擔心與害怕。但如果勇敢邁步向前,有機會能欣賞到雲海的景觀!同樣是水氣聚集的現象,只因為不同的角度和位置,竟然感受有這麼大的差別呢!

    跨年夜夥伴們圍著炭火取暖,等待著午夜一起倒數迎接新年,享受著簡簡單單的喜悅和溫暖。「明天會是好天氣嗎?」收帳如果還是雲霧繚繞,可就要溼答答地收帳了!但擔心又有何用?睡吧!老天爺自有安排!


     一覺醒來,感受到溫暖的陽光!這真是老天爺最好的安排啊!如果天氣沒有如此的變化,我們會感受到那麼大的喜悅嗎?

      3天2夜露營回家的路上,孩子問我:如果可以有特異功能,你想要什麼?
我幾乎沒有想就說:「我想要讓每個人覺得快樂,而擁有幸福的能力」。不知道孩子懂得我在說什麼嗎?

    好啦,這特異功能太奢求了!很多時候我們連要讓自己隨時都這樣都有些困難啊!但我們可以決定自己要的幸福和快樂是什麼,不是嗎?!

攝影: 暗光鳥

    這麼一想,似乎又不是那麼困難了!祝福大家在2018都擁有自己想要的幸福和快樂!

     謝謝暗光鳥和海風拍攝的照片,留下精彩一瞬間,讓感動延續,讓在大自然中的感恩與愛繼續下去。

攝影  海風




2017年12月8日

風雨中的團集會 熱情不減 初衷不變 文:松雀鷹


11 月的奔鹿團集會在風雨中開始,也在風雨中結束

    周六早上10:00, 就在細雨中從桃園出發,中午在有名的頭城龍記牛肉麵用完餐後,就往大溪國小前進。隨著愈接近國小,雨就愈大,心中暗想不妙,難道又是一個濕答答的露營。

    到達後,已有不少夥伴已紮營在走廊。在伙伴的指引下,找到一處緊鄰石斑魚營帳的空位,趕緊戴著帽子、穿著雨衣,冒雨卸下裝備開始搭帳,展開二天一夜的風雨團集會。


   首先是到大溪漁港採買,我與尤加利跟著小鹿去市場,小鹿依照指示去購買食材。由於五色鳥沒帶雨衣及雨傘,我在尋找森林鹿過程中,我看到幾個小鹿既沒帶帽子、又沒在撐傘,一副不怕被雨淋的樣子,我暗想小鹿的叛逆已悄然的浮現,索性也就放棄尋找五色鳥。最後在離開大溪漁港時,看到五色鳥戴著別人的帽子,排隊在繳停車費。小鹿都有導引員在照顧,但更希望小鹿能先學會照顧自己,不要讓別人為你擔心。



    風雨下的晚餐更是精彩。在器材缺乏、調味料不足、以及不確定食材烹煮方式下進行,在導引員、大鹿支援下,跌跌撞撞的摸索下完成。各隊都別出心裁,推出自己的菜色,當然育成會的佳餚更是吸引眾人的目光,大伙圍繞在擁擠的走廊餐桌旁,以順時針方向環繞,我一路品嘗碗中的美味,眼中搜尋著下一個獵物。這個風雨下的晚餐,別有一番滋味。


    入團及升團儀式也在細雨下進行。我看到幾個導引員,到處張羅,準備營燈、燭台,在精心的佈置下,為新加入的小鹿留下一個永生難忘的記憶。多年後,小鹿若你再回顧照片,請要記住,這一切都是有一群有心的家長,為你們建構的愛的環境,讓你們能在風雨中成長茁壯。



    風雨下育成會秉燭夜談,大家討論如何讓奔鹿團更好。到底我們希望小鹿在鹿團得到什麼? 大黃蜂提出了省思,大家紛紛提出不同的看法,從小鹿紀律上的加強、職務上的安排、並增加會外會聯絡感情……,這些都是大鹿所關心的。當然,我很期望小鹿在這裡交到共遊共學的夥伴, 學習團隊合作的精神。但是,這首先要能有夠多的小鹿,才能有更多的可能性。所以除了提高活動樂趣外,惟有讓小鹿在這裡找到好朋友,才能凝聚小鹿的向心力,進而愛上團集會。我想這也是團長寄居蟹的初衷吧。

    第二天,依然是在風雨下進行團隊競賽。Fish 運用「風火輪」、「烏龜過河」遊戲,讓小鹿以小隊合作的方式,去完成任務。活動設計者設計這別出心裁的遊戲,讓小鹿在寓教於樂的遊戲中,除了好玩外,也能以潛移默化中,領會遊戲中帶來的意義。

    風雨下的露營,有別於晴天時的露營嘈雜 ,帶給我們寧靜,整個大溪國小被我們包場。離開時,雖然下著雨,但是大家還是熱情不減,期待下次的團集會。